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高祖的诞生
高祖的诞生

高祖的诞生

公元前247年,正是秦皇大修长城的时候,累累饿殍,百户无笑,天地间一派阴郁之气。就在这年,江南沛县丰乡阳里村发生了一件奇事。

  村里有一男子刘煓,生性淳良,乐于助人,被村民尊为太公,其妻王氏,体态窈窕,相貌娇艳,举止端庄,因其贤良淑德,广被村民赞颂,村民皆称之为刘媪。

  一日,刘媪随夫下田耕种。那时正值隆科天气,太阳毒辣无比,未到晌午,刘媪已是衣衫尽湿,香汗淋淋。刘煓见爱妻疲惫,便言语一声,去五里之外的小河取水。

  刘媪确是疲渴至极,便施然坐在田间等夫君取水归来。甫一坐下,更觉浑身酸软,便起身寻得一棵垂柳,倚在树荫下遮凉。一时,睡瞌虫大起,不禁眼帘下垂,打起盹儿来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迷糊间,忽觉一阵香风吹过,耳边也似有绕梁之仙乐,抬眼一看,只见一位浑身金甲,体态雄伟的神将徐徐从天而降。

  那神将飘至她面前,令刘媪眼前一亮。虽说村里也有相貌俊朗之人,但与此神将一比,真可谓萤火之光比之皓月。她不敢多看,连忙伏身跪拜。

  神将轻轻将她托起,双目含笑言道:「汝门刘氏一脉,与吾有缘,恰逢天地风云变化在即,吾欲授汝一子,承吾之精华,拯黎民于水火之间,以成就帝王大业,汝意下如何?」「啊……」刘媪只觉被神将搀扶的手臂上传来一股热流,手臂仿佛被点着似的,却无丝毫痛感,只是炙热无比。那股热流瞬时传遍全身,神志恍惚,周身酥软无力,摇晃欲倒,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即灼热又酸麻的感觉。

  唯有情动时才会出现的感觉,怎么会于此时、此地出现,而且还那么真实、那么强烈,刘媪不由芳心剧跳,俏脸含羞,身体娇颤不已。

  一根手指抬起刘媪柔滑的下颌,神将仔细端详,只见她白皙的双颊上荡起两朵红云,红云逐渐蔓延,覆过雪白的颈项一直往下,没入到衣领里面,酥胸一起一伏,更显丰满,渐粗的娇喘清晰可闻。

  「汝可愿从吾?」神将再问,天庭律法森严,交合之事不得用强,否则点化为猪坠落凡间,受千年烹煮之苦。

  「奴家愿从……」刘媪本是信神之人,看到神将金相玉质的俊朗面容上,一双亮眼炽热地望着自己,不由心神俱醉,娇躯软软地向他偎去。

  神将不再言语,双手不停地在她温湿的香背上抚摩,嘴巴覆上她那微启的小嘴,吸住两片细薄的红唇,温柔地轻吮细咬。直到两排洁白的贝齿不耐地开启,便热烈地钻进,攫住里面香滑的瑶舌,在她甘甜的口中四处翻滚,舔吸着能够触及到的地方。

  「唔……唔唔……」纤手柔柔地圈住他的脖子,火热的娇躯不住在他怀里扭动、蹭磨,神将的热吻使她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,她就像是个怀春的少女一样,胆大情炽,妩媚的眼睛充满着情欲,清纯的面容上遍布妖娆。

  动情的刘媪不满足于只是接吻,她拉起神将的双手,放在自己的胸上,酥胸不停地前挺着,口中柔腻地娇啼:「神仙哥哥,奴家,奴家好热、好难受……」神将眼中的欲火顿时狂炽起来,那些天界神女矜持造作,即便欢好也是一副供人膜拜的虚假样子,叫都不会叫一声,哪有眼前的凡女娇柔可人,火热的手掌摸索着,找寻腰间的系带。

  「神仙哥哥……」红晕的脸颊顿时烧得滚烫,小嘴莺莺娇喘着,全身酥软燥热,心中的情欲澎湃难耐。

  解下系带,衣裳飘然而落,一副诱人的上半身露了出来,湿透得近似于透明的粉色肚兜儿如同虚设,高耸的酥胸紧紧地贴在肚兜儿上,两粒娇翘的嫣红清晰可见。

  手掌轻拂掩上一层薄缎的颤颤乳峰,柔软而有弹性,神将急不可耐地扯下肚兜儿,两只丰满的酥乳轻轻摆动,荡起一股白光,即使是天上神将也面红眼赤,喘息急促起来。

  缓缓覆上两团酥乳,神将轻轻地摩挲着,乳峰微微颤栗,带来柔滑、细致的触感。手掌逐渐握紧,柔美的手感更盛,乳峰就像是水做的一样,滑滑软软地在手中滚来滚去变成各种形状。随着越来越大力的揉捏,两粒嫣红俏立在乳峰上,越来越挺拔,颜色也越来越娇艳。嘴巴张开,神将吞入一只美乳,舌头不住地上下翻滚,在粉红的乳尖上细细添吸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神仙哥哥,唔……唔唔……神仙哥哥……」一阵酥麻,一阵心悸,绮美的快感一股接一股,旧的未去,新的又生,刘媪长颈后扬,小嘴连开,一连串娇喘跳跃着飞出,纤手也攀上神将的脑袋,动情地抚摩着他的头发、脸颊、颈项、肩头,酥胸不停上挺,送向他的嘴里。

  神将缓缓蹲下,舌头沿着乳峰向下滑移,手掌移到她的股间,轻灵地褪去她的下裳、亵裤,不多时,一双修长的白腿扭捏地绞缠在一起,遮掩着中间黑黝黝的部位。

  「神仙哥哥……哦……」温热的手掌轻柔地分开双腿,一团团热呼呼的气体强劲地喷到自己的私处。丈夫道貌岸然,即使行房也是规规矩矩,被这样窥观私处,可是头一遭,私处中暖意渐生,刘媪不禁无限娇羞地闭上眼睛,双腿连连颤抖,心如鹿撞,狂跳不已。

  双腿被分得大开,几乎站立不住,阴毛被一只手掌温柔地梳理着,突然,私处一痒,只觉一片滑腻、温湿的东西敷了上来。那片东西就像是条顽皮的小蛇,浅浅地钻进一个头,东划一下,西勾一下,撩得私处越来越麻,越来越痒,「那是什么!难道是他的……」眼睛偷偷地张开一线,只见一条鲜红的舌头勾曲着在自己私处上来回舔弄,她连忙闭上眼睛,胸口怦怦直跳,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。身体变得燥热无比,私处也更加麻痒难耐,内里有一股冰凉的感觉,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。

  耳边听到「啾啾」的舔汲声,芳心一阵揪紧,私处也微微颤栗起来,「难道他在吞食我的体液。」刘媪重又睁开眼睛好奇地瞧去,而神将好像知道她在偷看一般,舌尖突然顶在隆起的花芽上,重重地向上一挑。

  「啊……」一股尖锐的热流瞬间从头直通到脚,足底一阵灼热,双腿禁不住地连连绷紧、乱抖,私处剧烈地抽搐,体液不断地潺潺流出。

  所幸神将只挑了一下,便开始温柔地来回舔弄涨得嫣红如血的花芽,强烈得无法忍受的刺激渐渐消失了,刘媪只觉得一种无法形容、飘飘欲仙的美感冉冉升起,那么柔,那么酥,身体轻飘飘地简直要漂浮起来。

  「哦……神仙哥哥……好舒服,好美,啊……神仙哥哥,神仙哥哥,神仙哥哥……」声音越来越腻,越来越甜,刘媪微眯着眼睛,舌头不时地伸出嘴外勾舔着干燥的嘴唇,纤手紧紧扶住神将的后脑,支撑着站立不稳的身体,口中不停娇喘,平坦的小腹不住地上下挺动,迎合舌头的动作。

  舌头越舔越快,刘媪也越动越急,私处深处似乎荡漾着一股狂潮,马上就要喷涌而出……喷涌的感觉越来越近了,「啊……啊啊……神仙哥哥!」刘媪不断地叫着,突然一声悠长的娇啼,随后嘎然而止,双腿乱晃,娇躯狂摆,私处一阵剧烈的抽搐,一股股无法忍耐的急流喷涌而出。

  神将缩回嘴巴,仔细欣赏高潮后的蜜穴,只见花芽不住地微微颤动,泛起粉红色的光泽,细薄的花瓣绽放着打开,露出一个嫩红的圆形甬道,亮晶晶的液体正不停地从入口处流出,发出一股香醇的味道。

  神将缓缓站起来,失去支撑的刘媪顿时瘫坐在地上,鬓首低垂,细肩轻抖,娇喘徐徐,娇态可人。

  突然一阵异香飘进鼻中,刘媪抬头望去,只见神将傲立在自己面前,解开金甲,掀起衣摆,掏出一根硕大,冒着腾腾热气的纯白玉柱,然后冲自己笑笑,将玉柱送到自己的嘴边。

  「难道他让我用嘴……」刘媪娇羞地望着在眼前不住晃动的玉柱,身子慢慢跪起,脑袋扭扭捏捏地靠过去。

  蔚蓝的天空中,一轮金光灿灿的艳阳高悬,几只飞燕掠过,落在田埂外的柳枝上歇脚。垂柳无精打采地垂着头,仿佛已被烈炎蒸干了水分,树下一个相貌俊朗,体态伟岸的金甲神人挺着玉柱傲然而立,而在他前方,跪着一位身上不着寸缕的绝色美女,俏脸含羞,鬓首正缓缓地向玉柱倾去。

  俊男美女,旖旎春光,可这副不该示人的春色却尽数落在取水而返的刘煓眼里。

  刘煓捧着水具疾走,在离自己田地不远的地方隐隐听到一声声女子的呻吟,刘煓心中暗叹,青天白日间就行野合之事,真是世风日下。走着走着,淫声愈发清晰,似乎是从自己的田间传出,媪儿就在田间,一种不好的感觉窜出,心中深恐媪儿目睹淫行,染上淫邪之性。脚底陡然加快速度。

  田间渐近,淫声清晰可闻,极似媪儿的声音,难道是媪儿在行那苟且之事!

  荒诞,荒诞,媪儿温良贤淑,过门三载不见有不良之事,非也,非也。心中虽觉不可信,然焦躁之意渐盛,恨不得马上奔至田间。

  拐过一个弯,砰的一声,水具落在地上摔个粉碎,刘煓脸上一片悲愤之色,只见前方不远处,妻子刘媪赤身裸体地跪在一金衣男子面前,脑袋正向他的跨下斜斜弯去。刘煓一边飞奔喝止,一边狐疑不止,媪儿品行甚端,何以今日却大反常态,行此不良之事。

  奔至两人身旁,正好看到媪儿托着那金衣男子的阳杵张开小嘴,刘煓愤而大骂,可刘媪却恍若未闻,明亮的眼睛闪着妖媚之色仰视着金衣男子,舌头深得长长的,不住地舔着他的阳杵,时而勾曲舌尖急扫杵首,时而伸平舌头,沿着杵身由下而上地仔细舔弄,甚至连杵底的那团肉囊也细细舔过。

  刘煓简直不敢相信对自己视而不见,正无耻地将阳杵一点一点吞进嘴里的女人就是自己的爱妻,他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,像被定住身形一样,目瞪口呆地看着。

  只见媪儿脑袋乱晃,红艳的嘴唇紧紧箍住阳物,卖力地上下吞吐。阳杵在她娇柔的小嘴中进进出出,带出一团又一团的唾液,染得阳物晶亮无比。也许是阳杵太过硕大,她的脸蛋憋得红扑扑的,一声声娇哼不断从鼻中逸出,透出无限的春情。

  看到红衣男子抽回阳物,顶在爱妻的蜜穴上,就要进入到自己才能享用的地方,刘煓猛然惊醒,心头怒火狂炽,一声大吼,双臂乱舞着向两人扑去。可是那两人却突然消失,刘煓揉揉眼睛,难道是热昏头了,心中不由一阵宽慰,媪儿怎么可能会干出这种毫无廉耻的事呢!

  「啊……神仙哥哥,你的好大啊!撑得奴家满满的,啊……啊啊……好硬,好烫,神仙哥哥,神仙哥哥,神仙哥哥……」一阵阵无耻的浪叫声在自己身后响起,刘煓猛的回头,只见爱妻躺在地上,修长的白腿被搁在红衣男子的肩上,一根大得离谱的纯白阳杵深深地没在蜜穴里面。

  刘煓一声大吼,再次扑了过去,又是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扑到。刘煓猛的转身,身后也是空无一人,到底怎么回事!难道是撞邪了。就在刘煓惊惶无比的时候,身边突然传来一声声舒服至极的呻吟。

  刘煓忙又转身,只见那红衣男子抱着媪儿围着自己疾走,爱妻的蜜穴被撑得又大又圆,一根粗壮的阳杵在里面猛烈地捣击,白浊的体液四溅。而媪儿却像个淫妇似的,双腿紧紧地勾在他的腰间,小手搂住他的脖子,脖颈长伸,脑袋幅度很大地后仰,小腹不住前挺,迎合他的抽插,口中不断地大声浪叫着。

  「神仙哥哥,好舒服,好舒服,奴家都快美死了,啊……啊啊……」刘煓悲愤地大叫,「贱人,淫妇,不要再叫了。」手臂乱挥,两人又杳然不见。

  刘煓惶急地快速转动身体,不停地打量四周,四周除了田地就是垂柳,那二人的踪影全无。就在刘煓转得头晕眼花的时候,一阵尖声的淫叫突然在前方不远处的垂柳下响起。

  刘煓气急败坏地奔过去,只见媪儿弓身扶着垂柳,浑圆的雪臀高高地向后撅着,红衣男子则站在她身后,抓着她柔细的蛮腰,疾如闪电地耸动小腹。阳杵一下比一下重地深陷在爱妻的蜜穴里,似乎恨不得将肉囊也挤进去,白色的浆液不断从交合处淌出,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。

  「神仙哥哥,美死了,美死了,哦……哦……」媪儿的雪臀不住后撅迎向身后的男子,撅了几下,突然双腿一阵剧烈颤抖,身体软软地趴伏在地上,但雪臀还向着身后的男子高高地翘着,嘴里依然浪叫不止,交合处潺潺涌出一大滩淫液,将地下的青草染得翠绿油亮。

  这是媪儿吗!不,不,全都是鬼,是鬼,刘煓一声大叫,转身拼命地向村里逃去。可是他越逃,那两人越是紧紧地跟着他,甚至直接挡在他的前面,他就是闭上眼睛,两人的淫态也无比清晰地在脑海里映射出来。

  直到两腿沉重,再也迈不出一步,刘煓才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突然,他呆住了,眼前还是那棵垂柳。

  刘煓惊恐地望着那颗杨柳,身体一动不敢动。就在这时,那两人又出现了。

  只见,金衣男子躺在地上,而媪儿跨坐在他腰上,扶着他的肩头,腰肢乱扭,雪臀不断地上下起伏,阳杵次次见底地深没进去,交合处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。

  刘煓张口欲呼救命,却突然发现发不出一丝声音,身体变得僵硬无比,只有右手还能动待。而这时,那金衣男子一跃而起,将媪儿朝向自己摆成一个狗爬的姿势。

  媪儿的脸庞近在咫尺,连肌肤上的纹理都清晰可见。只见她满脸媚笑,突然秀眉一蹙,眼中随即泪光闪闪,清秀的脸上露出疼痛的表情,接着上身便剧烈地抖动起来。刘煓知道,那是身后的男子又将阳杵插进了爱妻的蜜穴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神仙哥哥,你的太大了,奴家的小穴要裂开了,啊……啊啊……慢点,慢点,神仙哥哥,神仙哥哥,奴家又要泄了。」如此近距离地看到爱妻被别的男人贯穿,看着爱妻饱含春意的俏脸,脉脉含情的媚目,听着一声声柔腻的呻吟从爱妻的小嘴急促地跳出,本该自己独享的东西却归他人享用,而自己却只能无奈地看着,顿时,刘煓的心中充满了屈辱,那股强大的屈辱感使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,体内的鲜血直往上涌,只觉嗓眼一热,一股腥味在口中蔓延。

  媪儿越叫越欢,红嫩的舌头不时淫荡地伸出口外,脑袋还频频扭转过去。刘煓想象得出娇妻面上一定是一副骚浪无比的表情,娇妻在自己面前,却对别的男子作出如此讨好、奉迎的丑态,刘煓只觉得一股燥热来势迅猛地钻进体内,下身顿时酸胀无比,任他怎么压制,阳物还是高高地涨起,似乎要破裤而出。

  媪儿尖声淫叫几声,乱颤的身体泛起因高潮而来的红晕,朦胧的双眼挂着满足的泪花。而身后的男子却仍然抱着娇妻的雪臀不知疲倦地快速捣着,媪儿被他顶得上身软软地瘫在地上,高翘的雪臀无助地扭动着,雪白的乳峰被青草不停地摩擦,瞬间就变得红肿起来。

  难以言喻的快感不断侵袭着自制,刘煓越来越无法克制,阳物变得更加酸胀难忍,只想重重地套弄几下。

  「神仙哥哥,奴家又被你弄死过去一次了,你真棒,奴家的水都要被你吸干了,啊……啊啊……小穴又痒起来了,奴家还要,神仙哥哥,神仙哥哥,赏给奴家雨露吧!奴家好想要,哦……哦哦……」如此淫荡的浪语从清纯的爱妻嘴里哼出,刘煓只觉得胸口像是被重锤猛击了几下,全身的热血仿佛瞬时都灌进了脑里,阳物几乎胀得要裂开了。礼仪,廉耻被丢掉脑后,他挥起唯一能动的右手,急速地解开裤带,将阳物掏了出来。一边看着媪儿柔弱地乱抖着身体,一边快速套弄阳物。

  一阵又一阵、惊涛骇浪的快感袭来,眼见爱妻身后的男子猛然加快速度,刘煓脑中想象着那根阳物在娇妻蜜穴内喷射的情景,手中陡然提速,猛烈套弄着自己的阳物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烫死奴家了,哦……神仙哥哥,好美,啊……啊啊……升天了,升天了,啊……神仙哥哥,神仙哥哥,神仙哥哥……」看到红衣男子狠命一捅,接着将腹部紧紧地贴在爱妻的雪臀上,听着媪儿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,刘煓仿佛能感受到娇妻欢愉无比的快感,他重重一捋,阳物一阵强烈的痉挛,在下体紧密连接在一起的爱妻与红衣男子的面前,阳精一股接一股地喷出。在喷出最后一滩阳精时,不堪如此强烈刺激的刘煓两眼一黑,昏厥过去。

  慢慢睁开眼睛,只见妻子鬓发凌乱,满脸潮红地跪在自己身边,刘煓大怒,狠狠将她一把推开。

  听过妻子抽泣声中的解释,刘煓这才知晓红衣男子乃是天神,只因自己冲撞了神人授子,便招致神人的戏耍。明白了方才所见的一切皆是幻想的刘煓怒气大减,但仍是羞愤难消,从此对妻子不喜,对妻子腹中的孽种更是痛恨无比。

  十个月之后,刘媪产下一个男婴。诞生之时,房内香气缭绕,经久不散。有些村民还看到空中有一条金龙出现,绕着房檐盘旋,直到房中传出婴儿的啼声,金龙才倏忽不见。而那婴儿的相貌也是令人称奇,天庭饱满,地角方圆,貌若神龙,一看就不是俗相。更奇怪的是,婴儿竟长有72颗黑痣,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臀部左侧。

  刘媪见该子相貌果是不凡,更是坚定了其必为帝胄的信心,从此对他宠溺无比。

  刘煓也认为此子必是英物,便取名为刘邦,意为兴邦安国。只是刘煓忘不了妻子赤裸身体在金光男子怀里无耻承应的一幕,对刘邦始终脱不了厌恶之心。

  【完】